《香港01》 報導 【來自獄中的回信】小學生問獄中伙食難食? 囚友親筆回信解答

天虹小學的學生早前寫信給在囚人士,關心他們在監獄中的生活,日前懲教處人員帶同囚友的回信,及一位過來人到天虹小學分享,並一一解答學生的疑問。小學生們最關心的,究竟是甚麼呢?

浸信會天虹小學聯同懲教署於1月8日舉辦「信有明天」活動,懲教署人員把約100封在囚人士的回信交到學生手中,並由學生讀出信中部分內容,解開學生們對監獄生活的疑惑。

浸信會天虹小學聯同懲教署於1月8日舉辦「信有明天」活動。(譚威權攝)

浸信會天虹小學聯同懲教署於1月8日舉辦「信有明天」活動。(譚威權攝)

五年級的勞同學在寫給囚友的信中,最感興趣的是「獄中的生活是怎樣的?」、「看電視見到犯人犯罪後會留案底,是否真的?」、「有沒有後悔?」等等問題。

一位在囚人士回覆勞同學的信件表示,「獄中的生活十分嚴格,24小時都要被人看管,而且每天都要步操」,她指雖然獄中可以學習鋼片琴、小鼓、蘇格蘭風笛等不同樂器,但監獄裏完全沒有自由,「每星期只有一次探訪,每次半小時,只能隔着玻璃與家人見面」,看得見卻摸不到,一塊玻璃之隔,卻成了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她說犯罪後的確會留下案底,直言對自己犯罪一事感到十分後悔,「你要引以為鑑,不要像我這樣,要珍惜眼前擁有的,包括你的家人」。

浸信會天虹小學五年級的勞同學讀出囚友來信。(譚威權攝)
勞同學寫給囚友的信件,詢問獄中的生活是怎樣的。(浸信會天虹小學提供)
在囚人士給勞同學的回信,指獄中的生活完全沒有自由。(黃桂桂攝)

另一位五年級的羅同學亦對監獄生活十分好奇,問囚友在監獄中有沒有認識新朋友,以及平時有甚麼活動。

囚友回信指,監獄裏可以學習不同的技能,好像學校一樣,例如有插花班、國語班、狗狗護理班、餐飲班等。另一方面,囚友對監獄外面的生活也很好奇,反問羅同學「我以前上學的時候,學生們都剪冬菇頭,現在的學生也剪冬菇頭嗎?」,她在信件中畫了色彩繽紛的圖畫,並說:「希望日後有機會再通信」。

浸信會天虹小學五年級的羅同學讀出囚友的來信。(譚威權攝)
羅同學寫給囚友的信件。(浸信會天虹小學提供)
囚友給羅同學的回信上畫上五色繽紛的圖畫。(吳鍾坤攝)

而徐同學在寫給囚友的信中,分享自己的興趣,及一次街頭表演的經過,更問囚友「你的興趣是甚麼?你喜歡音樂嗎?」更窩心地表示,「我知道你在獄中很不開心,希望你可以改過自新,為你的家人努力活下去」。

一位化名「公仔書姐姐」的囚友回信給徐同學,表示自己也喜歡音樂,在獄中有學習小結他。她在信中分享內心感受:「最不開心的是失去了摯友,以及未能陪伴兒子成長。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一定不會犯事」,她並以過來人身份,勉勵徐同學「要努力讀書,不要行差踏錯,要好好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光」。

浸信會天虹小學五年級徐同學讀出囚友的回信。(譚威權攝)
徐同學在寫給囚友的信中寫道,「我知道你在獄中很不開心,希望你可以改過自新,為你的家人努力活下去」。(浸信會天虹小學提供)
在囚人士「公仔書姐姐」給徐同學的回信。(吳鍾坤攝)

除了囚友回信,懲教署亦邀請了一位過來人呀凱(化名)到學校分享自己的經歷,並即場解答學生的疑問。

學生:在監獄裏可以看電視嗎?

呀凱:監獄裏需要工作,休息時可以看電視,而星期日是休息日,全日都可以看。然而看電視並不能隨心所欲,想換台的話要先告訴長官(懲教人員),長官再根據獄中指引,轉到合適的頻道。想追劇是不可能,因為長官只會讓囚友看一些對囚友有益的電視節目,例如新聞或記錄片。

過來人呀凱分享自己的經歷。(吳鍾坤攝)

過來人呀凱分享自己的經歷。(吳鍾坤攝)

學生:電影《監獄風雲》中的囚犯會被人打,現實中也會被人打嗎?

呀凱:不要把電視情節與現實情況混在一起,監獄裏面雖然會有爭吵,但很少有人打架,而且一發生打架的情況,長官也會及時制止。

學生:在監獄裏吃甚麼?

呀凱:早餐吃飯,午餐吃麵包及粥,晚飯餐也是吃飯,睡覺前2、3小時會有一杯牛奶及一個麵包當宵夜。膳食方面囚犯並沒有選擇權,只能根據營養師設計的餐單進食。

學生:監獄裏的課程是否想報就報、想學就學?

呀凱:囚友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及需要報名。然而,這些課程並非想報就報,長官會視乎囚友的行為表現,決定是否提供訓練課程。如果囚友表現未如理想,長官會剝奪其部分自由及福利,例如實施隔離囚禁,將其困在特別組內做其他工作,例如黏信封。

學生們向呀凱問一些關於監獄的問題,例如是否可以看電視。(吳鍾坤攝)

學生們向呀凱問一些關於監獄的問題,例如是否可以看電視。(吳鍾坤攝)

天虹小學負責將戲劇融入語文課程的老師黃永康表示,同學們平日沒有機會寫信,這次活動正好提供一個實踐機會,「平時同學很怕寫字,但今次寫得很認真,不會計算字數及標點,反而會問『我這樣寫好嗎?』,在寫信的同時能顧及囚友們的感受。」

今次活動中,學生們都十分認真,不會計算字數及標點符號。(吳鍾坤攝)
很多學生都畫上美麗的圖畫。(吳鍾坤攝)

而懲教署高級懲教主任馮宇則說,囚友們收到學生的信件都很開心,而且會用心回覆,很多囚友都畫上色繽紛的圖畫。他指這是首次有小學生寫信給囚友,會檢視活動情況,看看會否繼續在「更生先鋒計劃」中進行。

學生的信畫了很多圖畫,囚友們也在回信中畫圖「回覆」。(吳鍾坤攝)
學生們收到信件後都很開心。(吳鍾坤攝)
懲教署在小學舉辦「信有明天」活動的情況。(吳鍾坤攝)
懲教署指會視乎檢視活動情況決定會否繼續舉辦。(吳鍾坤攝)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