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欄:「闖」與「過」的教師人生

 

每年的3及4月,都是學校招聘及各大師訓機構準畢業生和現職教師找工作的時間,原因有二。一、由於教育局一般在3月尾向各津貼學校發出下一年度「班級結構及教職員編制表」,各學校會檢視目前教師人手,並按教育局核准的教職員編制,看看是否需要聘請新教師加入團隊;二、津貼學校的常額教師合約條款中,一般訂明了學校及教職員終止合約通知日期為3個月,而大部分教職員的合約期,是9月1日開始,所以僱主及僱員需於5月31日或之前處理好去留及新一年合約的各操作。

雖然3月大部分學校仍未有教師空缺職位廣告,但準教師們已預備好履歷表、個人教育理念及自薦信,摩拳擦掌等待寄信找工作;各現職教師如在考慮是否轉換工作的學校,一般也約了好些教師朋友,抵足夜談,細數職場上大大小小不如意的人和事,想在友人的對話中,確立自己決定「轉會」的印證。

進入網絡的時代,很多人會去社交平台教師社群,匿名看看教師有什麼心聲或秘密(Secrets),或了解一下各校的是非傳聞,更有興趣知道香港學校「黑店」名單等,想知道哪一家學校的工作量繁多,哪一家校長要求甚高。當然,天虹小學也是這些群組的「被討論」常客,記得有一篇貼文,提醒教師們不要加入天虹,因學校要求老師「好有心教學、好有創意」,我在坐港鐵時看到後,自己笑了一分鐘,感謝這位匿名教師,為天虹招聘廣告宣傳外,亦為天虹排除了「沒有心教學、沒有創意」的應徵者。

兩者無高低對錯 互相補位

有人說人生有兩種:「闖」的人生及「過」的人生,兩者雖然有着相反概念,但兩者間沒有錯與對。「過」的人,着重的是他的生活是否平衡,是否得到滿足,人生最好風平浪靜,不要把事情搞大,把各項目標縮小一點,平安是福。「過」的教師,每天把課程教好,功課作業仔細批改,學生問題處理得妥妥當當。外評觀課來了,希望這一天快點過去;工作繁忙至頂點時,盼望暑假快點過來。

「闖」的人,為目標天天都想要闖出更多,或許想要名和利,或許需要改變經濟狀况,但也許和「錢」無關,他可能想改變世界,追趕自己的夢想。「闖」的教師,在學校生活的確過得「不太好」,備課要把創意加進去,「度橋」再要花長一點時間,為很小的學生活動再預備大一點,然而他不介意,因他知道他現在正在為教育而「闖」,現在辛苦一點,都是為了某個目標。每個「闖」的教師目標也會不同,但當「闖」的教師聚集一起,所集合的力量足以讓學生學得更豐盛。

再次強調,「闖」和「過」之間沒有高與低,沒有對和錯,但在一個群體中,「闖」的人會認為「過」的人在浪費寶貴人生;「過」的人會認為「闖」的人在「博出位」,罵他們才是讓寶貴人生「忙」掉了。

確定人生方向 也是身教

教師的人生怎麼過,沒有一個準確的要求,沒有可能全部教師去「闖」,因學校會變得不穩定;亦不可能要求全部教師去「過」,這亦會令學校失去變革創新的動力。畢竟,每一個教師也有自己加入教育工作的目標及原因,只要確定了人生目標及方向,便應為自己作好人生規劃,讓生活變得精彩,這也是一項重要的身教。

文:朱子穎(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

轉載自:2018-03-06《明報》專欄:「闖」與「過」的教師人生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