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遊樂場時代「玩」完? 摩登滑梯1秒瀡完

從前遊樂場是令人流連忘返的地方,氹氹轉、瀡滑梯、盪鞦韆,小孩在嬉鬧追逐間漸漸長大。今日的遊樂場卻大為褪色,立法會秘書處最新研究亦批評遊樂場設計過於單調。9歲藝名「劉小華」的劉皓嵐慨嘆遊樂場不好玩,氹氹轉被拆,滑梯一秒「瀡」完,「5歲已經覺得唔好玩」。有小學興建樹屋、訂造特別斜滑梯,希望小孩感受遊樂的刺激和趣味。

昔日的遊樂場設施刺激得多,就算不提早已消失的攀爬鐵架,還有大大的氹氹轉、可以蘯得高高的鞦韆,就算是鐵滑梯也較現在的高得多,遊樂場總滿小孩的笑聲。不過,立法會秘書處近月研究指,本港遊樂場設計單調,康文署轄下遊樂場,99.2%滑梯的高度都只有兩米或以下,僅9%遊樂場有獨立滑梯,11%有獨立攀爬架,沙池更只得香港公園遊樂場有。

劉皓嵐指同齡小朋友留在家裡打機,較少去遊樂場玩,「平時我哋有電話就好鍾意玩電話,成日懶得落街。哎呀,不如係屋企玩算啦。」他認為香港遊樂場設計很悶,例如學校附近的遊樂場滑梯高度不足2米,「呢個滑梯(瀡)一秒都冇,大家都覺得無聊。」

現時公共屋邨常見組合式遊樂設施,即一套設施包含滑梯、攀爬架和其他組件,一般列明適合2至12歲小朋友玩樂。劉皓嵐認為年齡稍大的兒童已經不想玩,「5歲已經覺得唔好玩。」讀幼稚園K2、今年4歲的樂樂亦認同滑梯太短,感覺只有「零秒」,他認為擊鼓設施更有趣,可以發出不同聲響。

不過,本港亦有小部份較具吸引力及有主題的遊樂場,記者便邀請幾位小朋友到其中康文署轄下較大規模的京士柏遊樂場遊玩,他們率先爬上模擬月球表面的假山,其後轉戰氹氹轉、雙跑道長滑梯,孩子笑聲不絕。劉皓嵐認為滑梯可讓小朋友「瀡」4至5秒,比較好玩,他認為香港遊樂場很少攀爬設施,令兒童無機會攀爬,「有恐懼你一定要克服,你大個有可能做爬山嘅人,你都要訓練。」

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朱子穎指,兒童在遊樂場玩樂,有助認識自己的能力,鍛鍊肌肉發展和社交能力。去年校方邀請搭棚師傅合作,指導小學生在學校空地以竹枝搭建樹屋,讓學生可在戶外遊樂、攀爬。校方又改裝校內一個房間,興建一個遊戲室,特別設計較斜的滑梯,讓學生感受瀡滑梯的刺激,滑梯底加返軟墊和沙包,兼顧安全考慮。

智樂兒童遊樂協會總幹事王見好指,近年遊樂場千篇一律,遊樂設施高度降低,動感設施如氹氹轉越來越少,兒童起初會研究新玩法,例如爬上滑梯,到覺得不好玩便留在家裡打機,衍生健康和社交問題,她強調遊樂場好玩與否攸關下一代成長,「我哋成日講下一代唔識同人相處、小朋友唔夠創意、小朋友唔識解決問題、小朋友肥胖唔夠健康,我問返個問題,你畀緊乜佢?」

康文署和建築署聯合回覆稱,規劃兒童遊樂場及選取遊樂設施時,考慮個別場地的地形、面積和實際環境、不同使用者的需要及當區區議會意見等,部份場地提供獨立滑梯、鞦韆架、攀爬架和氹氹轉等。若將來添置或更換遊樂設施時,署方樂意考慮在合適地點設置更多設計富創意的遊樂設施,包括考慮設置較長的滑梯。署方指,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正建設全新概念的共融遊樂場,將「水」及「沙」為主題的天然元素納入其中,署方會總結及參考此先導計劃的經驗,進一步優化轄下遊樂場的設施。公園預計於今年第二季完成。

浸信會天虹小學校舍內有一個遊戲室,特別設計較斜的滑梯,讓學生感受瀡滑梯的刺激,滑梯底加返軟墊和沙包緩衝。(何建忠攝)
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朱子穎(左二)指,去年校方邀請搭棚師傅合作,指導小學生在學校空地以竹枝搭建樹屋,讓學生可在戶外遊樂、攀爬。(何建忠攝)
今年9歲藝名「劉小華」的劉皓嵐慨嘆,組合式遊樂場設施不好玩,滑梯太短一秒便「瀡」完,「5歲已經覺得唔好玩」。(何建忠攝)

本港遊樂場設計大多千篇一律,小朋友到京士柏遊樂場遊玩,率先爬上模擬月球表面的假山。(何建忠攝)
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朱子穎指,他與4歲兒子樂樂外遊時,會特別到當地遊樂場玩,他認為外國遊樂設施更刺激和適合不同年齡兒童。(受訪者提供圖片)

轉載自:2018-02-07《蘋果日報》 遊樂場時代「玩」完? 摩登滑梯1秒瀡完

智樂兒童遊樂協會總幹事王見好指,本港設計遊樂場考慮安全和通達指引,甚少設身處地從兒童的玩樂需要設計。她舉例美國西雅圖的Artists at Play Playground,便是由當地兒童構思設計草圖,再由建築師落實,成為當地大受歡迎遊樂場。

王見好認為兒童是遊樂場真正用家,港府在設計時應諮詢兒童意見,早前康文署和建築署設計香港屯門公園遊樂場時,破革地讓兒童直接與建築師會面,兒童反映想遊樂場有沙有水,有不同長度和物料製成滑梯,不同高度攀爬設施等。她認為港府應改變既定程序和思維,制定香港遊樂場發展策略和指引,從城市發展層面研究遊樂場角色,亦應成立兒童事務專員,收集兒童意見。
台灣社會近年關注遊樂場設計千篇一律,全台灣3,000多個公園,有特色公園僅得70多個,塑膠製遊樂設施因為成本便宜、容易符合安全標準,在台灣大行其道。近期台北市政府已增加遊樂設施預算,從2,500萬新台幣倍增至8,000多萬新台幣(折合港幣2,100萬元),希望增加特色公園,在設計時參考用家意見,並把共融式(Play for All)公園當成政策推動。

 

智樂兒童遊樂協會總幹事王見好指,在設計遊樂場前應諮詢兒童意見,在安全和通達之餘,要確保遊樂場足夠好玩和具挑戰性。 (何建忠攝)

 

可悅今年讀小三,每星期有兩、三日去遊樂場玩,每年一家去紐約探親,她指紐約的遊樂場夏天有噴水池可玩水。(何建忠攝)

 

美國西雅圖的Artists at Play Playground由當地兒童構思設計草圖,再由建築師落實,設計兒童在草稿右上角註明,傳統遊樂場並不好玩。(受訪者提供圖片)

 


美國西雅圖的Artists at Play Playground由當地兒童構思設計,建築師落實,超長滑梯和巨大攀爬設施極受兒童歡迎。(受訪者提供圖片)

轉載自:2018-02-07《蘋果日報》 破革諮詢兒童想點玩 屯門公園遊樂場唔死板

遊樂場設施刺激度不足,相信是因擔心兒童受傷。美國回流家長馮太指,7歲細女天悅試過在室內遊樂場設施跌下,即使地下鋪了軟墊,仍跌至骨裂,要打石膏治療。她指小朋友在遊樂場遊玩,家長會擔心安全問題,但都要學識慢慢放手,「唔會set rules畀佢,我盡量希望畀自由環境佢,等佢自己發現點樣(玩)係安全。」

馮太一家3年半前從紐約回流香港,她指紐約遊樂場設計加入自然元素,例如石頭、沙和水,小朋友自行發揮創意玩樂。香港遊樂場一般是既定遊樂設施,但小孩學業繁重,往往欠缺玩樂機會,「香港小朋友好忙,你係遊樂場見唔到小學生玩。」她觀察發現很多小孩腿部肌肉較弱,行路時「腳踭唔掂地」,她現時帶女兒去攀石場攀爬鍛鍊,又會行山讓孩子接觸大自然。
馮太的大女可悅今年讀小三,每星期有兩、三日去遊樂場玩,每年一家去紐約探親,感受與香港不同風格的遊樂場。可悅記得紐約的遊樂場夏天有噴水池可玩水,但香港就找不到。細女天悅希望遊樂場設計可結合自然元素,例如設計水滑梯,讓小孩一起玩水。

 馮太的幼女天悅試過在室內遊樂場設施跌下骨裂,要打石膏治療,她指家長關注遊樂場安全,但亦要學會放手讓孩子玩樂。(何建忠攝)

轉載自:2018-02-07《蘋果日報》7歲女遊樂場跌致骨裂 媽媽雖擔心仍要學放手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