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道不一樣的教育》文章:DreamStarter 夢想的距離





生活在香港,無論你是家長、學生或老師,當談及「夢想」,那一種「離地感」,就像尼爾岩士唐在1969年從登月艙中走出,踏上月球表面一般,前無古人,後亦無來者。或許當你每天工作13小時回家,看到孩子功課中有一份「我的夢想」的作文,你會帶疲倦的身軀,像太空人一般,「堅離地」協助子女完成功課。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在質疑登月計劃的實用性,為什麼甘迺迪總統要投資這麼多金錢在太空計劃?非洲贊比亞修女瑪麗尤肯達在1970年的向美國太空總署那一問很利害:「地球上還有這麼多小孩子吃不上飯,你怎麼還能捨得為遠在太空的項目花費數十億美元?」這個問挑戰探索宇宙的需要性,同時也背負另外一個問題:「我們要有夢想,意義到底是什麼?」

 

的確,地球和我們人類在生活中,每天都會有許多的現實的問題要去解決,我們都是按現有的方法去處理及解決今天的各總問題。根據前人的經驗來處理現實的問題,是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但,如果世界沒有了擁有夢想的人、勇敢追夢的人以及創新實踐夢想的人,去處理一些前人沒有處理過的問題,或發現一些從來沒有人想過的辦法,人類只都坐以待之,這絕不是一直在發展的人類文化及社會的使命。正是因為人類從不停止「夢想」的腳步,我們才從最初的石器時代發展到今天的文明世界。

 

作為今天的學校,我們責無旁貸,需要成為平台,讓「夢想」找到今天的孩子。為了實踐這個「夢想」,浸信會天虹小學於本學年開始,推動「DreamStarter 啟夢者計劃」,讓每個學生在一個學年裡,與老師一起實踐一個夢想,改變現有課堂時間表,希望學生在毋須追趕功課進度下與教師一同尋夢,及從不同探索體驗中得到書本外的知識。

 

DreamStarter的概念為「超學科」的雙學制運作,午飯前按資助學校的課程分班分科學習,每天只上六節課;下午課程稱為 DreamStarter,學生不按年級和能力分班,約8至10個學生隨機分配一組,全年跟隨一位指定的老師一起學習,然後商討一個夢想主題學習。DreamStarter主題裡面必需有四項元素,分別是大膽嘗試、創意、企業家精神及共享經濟( Sharing economy )。DreamStarter的內容最好是沒人做過,老師不懂也沒關係,因可避免有既定答案,亦可讓老師身教學生如何學習做一件新事。學習企業家精神亦十分重要,因香港的大部份學習模式,目的是培育出色的「打工仔」,今天更重要的是要培養學生成為具共享經濟模式價值觀的企業家。最後,學生需透過 dreamstarter.hk 的網上籌眾平台,結合家長、公司及社區人士力量,籌集「幫助」,以完成一年一個的夢想任務,學習知識之外,亦拉近孩子與夢想的距離。

 

當孩子和教師有了課時的空間,以及發揮夢想的平台,他們便可創造很多「不一樣」及「不可能」。在推動 DreamStarter的大半學年裡,孩子們合共設計了28個不同範疇的計劃。

 

「智能流浪貓屋」計劃

孩子們領頭發起關顧社區流浪貓,為社區裏的流浪貓提供食物和水,亦邀請了區內街坊一同餵貓。以往愛貓人士會在公共地方放下食物,衛生情況未如理想。我們的貓屋計劃就是希望整合一個餵養模式,一方面幫助區內流浪動物,亦可保持環境衛生。最近貓屋已由最初的1.0版本發展至ver 2.0,加入網絡科技元素,而參與計劃的同學的動保意識亦增進不少。我們放進了一個自動餵食器,可透過手機App釋放貓糧,也有攝影機可看到附近流浪貓的出沒情況。為了改善產品,同學們用電腦設計一個托架,再以3D打印機列印出來,架上一面鏡子,就可同時透過鏡頭看到糧兜內貓糧的份量了。

 

搭棚圓夢親手建樹屋

其中一批來自小一至小三的天虹孩子,希望在校內有個不一樣的遊樂設施:一間竹製樹屋連滑梯,但這不代表他們「繞埋雙手」,等候成年人賜他們一個樹屋小天地,他們一樣要落手落腳,由抬竹、磨竹到紮棚,都有小手出的一分力。

 

3D搽麵包機

學生們發現餐廳用的用完即棄式的牛油果醬很不環保,於是計劃設計一部3D搽麵包機。通過研究膠樽內的果醬或花生醬擠出來,並在麵包上畫圖案的活動,學生們找出了設計的靈感。於是孩子們找來了產品工程師的協助,自己動手拼製和發明一部3D搽麵包機,通過動手改裝打印機,見到小朋友可以學習不同的科技元素,同時將創意轉化成產品。

朱子穎校長

轉載自:2017-12-19《十二道不一樣的教育》DreamStarter 夢想的距離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