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欄:從烏干達孤兒 學到的四件事

當說起非洲兒童,香港人的腦海總會浮起一些很可憐的畫面,如小孩肚子脹脹但瘦骨嶙峋,臉上叮滿蒼蠅的絕望眼神。有着這樣令人心酸的圖像,老師及家長就不期然教導孩子,自己身處的地方很幸福,說教珍惜食物之類的道理。

 
浸信會天虹小學在本月初,舉行一連兩場的音樂會Oh What Love,由Watoto非洲兒童合唱團演出,首場的對象為本校師生,第二場則為家長及公眾人士,兩場合共逾800人出席。演出前,我們安排了非洲與天虹的孩子一同上課、遊戲和享用午膳,本來設計目的是想打破不同膚色的界限,亦讓兩地孩子擴闊彼此的世界觀。但我作為參與其中的校長,反過來意想不到的從非洲孤兒身上學到四件事。

 
1、夢想才是一切的推動力
先說夢想,很多香港孩子想當醫生,因為電視劇成功塑造了極之有型的設定,以及向上流的社會經濟地位,再簡單點說明,做醫生有錢買樓。當天我問一個非洲孤兒夢想是什麼,他二話不說想當醫生。震撼我的是其原因,他說父母因為愛滋病離世,他的夢想是要醫好這個絕症。

 
2、說聲多謝 vs. 心存感恩
香港人一般會教好孩子有禮貌,待人接物說「多謝」。當天非洲孩子吃完午飯後,我見到他們自發在食物部門口排隊,一個一個擁抱派飯給他們的職員。我初時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一問之下,原來擁抱是代表着給予食物的感恩。原來,香港人是不懂得如何被擁抱。

 
3、解決問題眼光的闊度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烏干達因獨裁管治與內戰,令國家人口平均年齡只有15歲,孤兒人數高達200多萬,約佔全國6%。不少人只能以行乞、偷竊、賣身為生。Watoto兒童村做的事,不是把所有資源給予200萬名孤兒溫飽,卻選擇了給予最好的環境及教育,集中施予幾千名健康的孤兒,為的是透過信仰及教育,改變這班孩子的生命,給予他們技能及正確價值觀,裝備好他們成為未來烏干達的領袖,解決這個國家的問題。

 
4、教育應給予別人希望
當聆聽過他們的豐盛生命故事和美妙歌舞後,我發現貧窮不會令孤兒成為「廢青」,悲慘的遭遇不會磨滅孤兒的夢想,因為在生命最困難的日子,有人給予希望;反觀香港,學校每天的教育工作,是分流孩子進入Band 1升中,DSE成績判別孩子的價值,重重複複的抄寫和無意義的機械式練習,真的是在給予我們孩子希望嗎?在這個物質豐盛的城市中,我們要塑造下一代,解決怎麼樣的問題?

從非洲烏干達孤兒身上,感到希望的重要。
文﹕浸信會天虹小學朱子穎校長

轉載自:2017-01-24《明報》專欄:從烏干達孤兒學到的四件事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