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欄:做功課背後的價值觀

01112016163910-0001

近期無論是茶餘飯後、家長講座、報章評論或網上平台,仍然熱烈地討論熱烈地唱今天香港小學的功課量多或少,有些學校推出新功課政策減少功課量,或增設30分鐘導修課,立即被「網媽」推上成為Happy School;有些學校老師如常按校本課程需要,共同備課後給予學生功課,黑板上的功課表被家長放上網共享討論,換來旁人冷嘲熱諷。究竟今天各持份者,無論是社會、學校、老師、家長及學生,應如何去討論「功課」這個小學雞的課題?

世上有很多事情,只要背後有一套重要的價值觀,雖然有時成本效益未必能直線彰顯,但也值得人們投放精神時間去處理。例如幫助社會弱勢社群,這是一套非常重要的核心價值,雖然施予者未必收到任何回報,但卻值得持之以恆地推動。如果今天學生做功課,背後有一套重要的價值,我深信學生及家長,一定願意投放很多時間及精神,快樂地完成功課。今天「功課奴隸」這個爭拗的出現,不正就是沒有處理好做功課背後的共同價值觀討論嗎?

課堂教學重要vs答對的功課重要

今天在近乎所有小學的操作,老師也習慣在教完一節課堂後,給予學生一份作業或工作紙,學生乖乖地回家完成功課,第二天準時交回學校,讓教師批改。字寫得靚,答案寫得準,老師便給予好的評分;字寫得醜,答案寫錯了,老師在批改之後,請學生回家再改正,再錯,學生重改,三錯,教師可能打電話給家長,請家長回家給予指導,或要求補習老師對清楚功課後才交回。上述的情況正常得很,沒有人簡單地問:「學生把功課答案寫錯,問題出在哪裏?教師在35分鐘的課堂教學,不就是要確保學生學會教學目標嗎?」

「功課」是收集大數據的最佳方案

浸信會天虹小學在兩年前開始,重新思考「做功課」與大數據的整合,我們不相信再多的重複練習可以改善課堂教學,做功課背後的價值觀,應是協助老師收集數據,了解自身的教學效能。如果我們認為:每一節課後都應該給予學生功課,背後的價值觀就應為:老師每天也需要利用功課來檢視自己的教學成效。例如老師在全班的功課數據中,見到只有30%的學生答對,老師要處理的並不是責罵70%學生,或將責任轉乘到家長及補習老師,反過來老師應該自省課堂教學是否出了問題,亦有可能老師使用這個教學方法,這班學生不吸收,或許有一些教學難點,未能於課堂中妥善處理,需於下一節課繼續跟進。只要我們每天都整合學生的功課數據,做功課對學生來說再不是一種壓力,家長亦可以利用學生的數據,協助子女更有效學習。浸信會天虹小學的家長日,是安排在考試評估前進行,教師的工作,是按功課數據與家長分析學生在試前需要預備的學習重點,就如驗身報告一般,彰顯每天做功課的價值。

其實功課量多並不可怕,沒有價值的功課,才是令人懼怕。

朱子穎校長

轉載自:2016-11-01《明報》專欄:做功課背後的價值觀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