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鑫主任博客

暑期有咩好介紹

暑假將至,身邊的朋友欲安排將要升讀小三的兒子報讀編寫程式(簡稱編程)的課程,她最近向本人查詢意見。我心中好奇地想,一般家長都會安排子女學習樂器類(如:鋼琴、小提琴等)或是運動類(如:游泳、溜冰)等活動,為何她會安排她的兒子學習編程?於是,我問她為何。她的回答如下: 「人與人之間可以透過眼神、手語和語言來溝通;人與電腦就需要程式語言來溝通。隨著智能電話的普及,電話中的流動應用程式(App)逐漸融入我們日常生活,我們需要不同的流動應用程式協助我們或令我們更方便完成事情,所以我認為編程是未來必須具備的其中一種能力。」 本人當然認同她的看法,亦欣賞她對未來的預示。許多家長起初聽到「編程」都會聯想一大堆英文及指令,認為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物,更認為只適合男孩子學習。個人認為學習編程適合任何性別的小朋友,這是因為編程背後的教育理念,主要是培養兒童「運算思維」,促使兒童做事更有條理,讓他們懂得自己規劃先做甚麼及然後做甚麼。因此,不論男孩子或是女孩子都可以學習編程。(有關運算思維及其背後理念,本人將會在下篇文章再作詳細解釋) 最後,我向她建議報讀親子班的編程較為理想,因為透過共同參與和學習,家長更明白及了解編程是甚麼。最重要的是透過學習編程能與子女共同解難及製作程式,那份成功感一定是很滿足的。維珍集團CEO-Richard Branson曾分享過他的成功經驗:學習任何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實踐。”The best way of learning about anything is by doing.” 編者: 陳奕鑫 – 浸信會天虹小學課程發展主任 轉載自:2017-07-10 《COOLTHINK@JC》CoolThinker老師 陳Sir 分享系列  


你還能想像子女接受工廠式的教育嗎?

最近,學校舉行開放日,有家長問我為甚麼本人所任教的學校會推行STEM課程,又會推行Coding(編程)的課程?他追問推行這些課程的目的是甚麼? 我便嘗試跟他分析香港教育的歷史來解答他的問題。在七十至八十年代的香港是工業發達的時期,當時社會(或僱主)對於學生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懂英文、願意守規則及遵從上司的命令便夠。因此,香港當時的教育是機械式和填鴨式的,上課座位的安排是排排坐,學生安份守己地上課。結果, 20年後香港的工業已經式微了,那種教育模式的安排對我這一代人出來工作已經沒甚幫助。 不論是STEM或是Coding課程,目的都是啟發學生創意,提供自主學習的機會,製造難點讓他們學會解難,並希望學生能將這些技能應用在日常生活當中。 《小王子》作者安東尼曾經講過一句話:「你的任務不是預知未來,而是造就未來。」”Your task is not to foresee the future, but to enable it.” 身為教育工作者應該要預示將來社會的需要,為現今的小朋友提供一個附合到未來社會發展需要的課程。教育便應如此,家長們同意嗎? 陳奕鑫 – 浸信會天虹小學課程發展主任 轉載自:2017-06-26 《COOLTHINK@JC》CoolThinker老師 陳Sir 分享系列


《立場新聞》專欄:你,還用緊8810嗎?

筆者在出來工作之初,正值Nokia手機盛世之時。本人第一部用自己薪金所購買的手機便是Nokia 8810,相信這部手機都是很多人的回憶。在Apple改革及發展智能手機之前,Nokia手機一直以通話高質素和耐用見稱。不過在進入智能手機年代之後,Nokia堅拒轉用漸成主流的手機系統,如:Android,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Nokia「死因」之一。當時,職任諾基亞CEO的Stephen Elop曾公開聲明,沒想到這個決策成為了Nokia今天開始沒落的起源。 長江後浪推前浪,Nokia近年只依賴開拓新興市場,銷售平價手機,在智能手機市場大幅落後,令其業績一落千丈。雖然之後痛定思痛,三年前開始夥拍微軟發展智能手機,試圖力挽狂瀾,但暫時仍返魂乏術。 筆者在八十年代求學,當時三十多位學生整齊地坐在課室內,教師一人在黑板前授講,要求學生安安靜靜坐下聽課,學生是處於被動位置來進行學習。學生很少有機會與老師接觸、向老師提問或交換意見,同學之間亦沒有機會和空間互相討論,於是大多數時間均是學生在課室內聽一位教師講課。這種教學方法,本人認為不論是師生之間抑或是生生之間,都是缺乏互動和溝通的。學習程序是由上而下,學生處於被動位置學習。 傳統的教學形式大多著重知識的灌輸,學生是否知道如何應用知識於日常生活當中,不是教學重點及目的。因為這種教學法是忽略學生學習興趣和個別差異,學生不知為何而學,學為何用。這種學習的最終目標是為了應付考試。考試過後,勉強記憶的事物會隨時間消失而溜走,對培養學生的技能、培養學生對學習的好奇心或將學到的知識應用於生活上是沒有相關的。 到了2017年,一個資訊傳遞非常迅速的年代,大家認為上述所提及的傳統教學法仍在香港的小學推行嗎?根據筆者出來工作的日子裡,以此種傳統教學作模式的學校仍是香港教育的主流,願意進行改變或配合社會趨勢來調整教學法的學校真的不多。在資訊科技發達的年代,人人都會投向智能手機,摒棄傳統手機,這不是因為潮流,而是社會文化和科技已滲透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香港大多的教師在日常生活都會轉用智能手機,這是因為透過智能手機為他們帶來生活上的方便,但當請他們運用電子平台或電子科技作教學、評估或是設計課業時…… 教育局早已提倡及鼓勵學生「自主學習」的政策,是誰不願去自主學習改變自己的固有思想,來配合社會大眾對教育的要求? 本文撰寫的目的不是說明教師一定要運用資訊科技來進行教學,亦不是推薦任何電子產品。教育與商業市場一樣,不願改變的結果只會被淘汰。小時候老師常常教我們「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套用到Nokia可以嗎?如果教師在教學上只是沿用多年甚至是十多年的同一種教學模式,受害的只是我們香港的未來棟樑,我們的學生。既然8810是這麼好用的話,為何大多數人的身上使用的那部手機不是它? 陳奕鑫主任 轉載自:2017-06-16《立場新聞》專欄:你,還用緊8810嗎?


《立場新聞》專欄:學校考試的目的

踏入考試月份,家長和小朋友每日每晚都會一起進行温習來應付考試,這個親子活動的經歷相信是痛苦和艱辛。在教育界這些年,教育局和學校都會將「考試」稱為「評估」,考試和評估是兩種不同的層次的考核,其背後目的更大為不同。 「考試」源於我們古時的科舉制度,科舉是一種通過考試來選拔官吏的制度,它是古代中國的一項重要政治制度,賢能之士都在科舉試中挑選出來。筆者求學時所參與的考試,主要是用來區分學生名次,按名次進行分班,實際上就是把成績稍遜的學生分離出去,讓學校集中資源在能力較優異的學生,提升學校的成績和對外形象。這種汰弱留強的制度,稱為「考試」,目的不是要檢視學生的強與弱或者學習成效,而是制造精英和專才。可悲的是教育本應幫助孩子建立自信,透過教育培養學生對學習的興趣,透過教育來發掘學生的技能,從而改變他們將來的生活。因此,「考試」和「教育」的理念是背道而馳。 「評估」是甚麼呢?根據教育局2014年發表的文件《基礎教育課程指引-聚焦.深化.持續(小一至小六)》中的第五章「評估」章節指出,「評估」有不同的目的和功能,筆者節錄重要部分: (一)評估是讓學生了解學習目標,以及個人的學習進展情況; (二)評估是讓學生了解個人在學習上的強項和弱項; (三)評估是找出個人的學習需要和改善學習的方法,並逐步做到自主學習; (四)評估是讓教師和學校診斷學生在學習上的強項和弱項,向學生提供有效益的回饋和具體建議,讓他們知道如何改善學習; (五)評估是讓教師和學校檢視及修訂有關的學習目標、對學生的期望、課程設計及內容、教學策略及活動等,使更能配合學生的需要和能力,從而促進學生學習,提高學與教的成效; (六)評估是讓學校領導層審視課程成效和提升教學質素。 教育局對「評估」所提出的建議和主張與「教育」的理念是互相呼應,真正的評估目的是促進學生了解自己強弱,透過教師的建議改善自己的學習方式,從而提升對學習的興趣及自信。事實上,香港現今的學校是怎樣進行校內評估(考試)呢?家長們應該比我更加了解和清楚。 本人對評估的理解,大致上可從其兩個主要目的和意義來區分,分為「促進學習的評估」和「對學習的評估」。「促進學習的評估」目的是為學與教收集數據,並運用這些數據幫助教師針對性地為教學策略作調整,令學習更有成效和具意義。這種評估因為是關於學與教的發展和調整的,一般都稱為「進展性評估」(簡稱進評),即時大眾所叫的「測驗」。進展性評估是需要經常進行的,最理想是每天進行。這才能讓教師每天都可以作出即時的回應,讓學生不用累積挫敗,影響對學習的心態,這種評估關注的是較小的學習點。 「對學習的評估」是要評定學生的學習進展。這種評估因為總結了學生學會了多少,故被稱為「總結性評估」(簡稱總評)。總結性評估通常是在經過一段較長學習時間之後進行的(可能是每三個月進行一次),評估的內容是較大的學習面、範疇及層次,屬於綜合式。總結性評估的內容應與進展性的評估相近,亦應與平日課上所學的知識掛勾,總結性評估的題目過深或刁鑽,根本無法從學生成績上得知他們的學習成效,教師又怎能透過考核幫助到學生呢?這類總評與考試無異,只是改了名稱叫做總評而已。 評估的目的是檢視不足或是想刁難學生?若果平日的進評已能做到上文教育局所提出的效果。到了總評來臨前,家長還要與子女參與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親子温習活動嗎?考試的目的是想製造成敗者或是想折騰家長? 陳奕鑫主任 轉載自:2017-06-05《立場新聞》專欄:學校考試的目的


《信報》專欄:功課的意義

本人所服務的學校在本年度實行「零」家課政策,「零」家課是指學生在上課時段已經完成老師所安排的功課,不用回家做功課。普遍的家長都歡迎這項政策,他們都認為孩子放學回家,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與孩子進行親子活動。 根據教育局通告第18/2015號「家課與測驗指引─不操不忙 有效學習」文件指出: 「由於全日制教育已全面實施,學校應按校情及學生的需要,儘量在課時內安排時段,讓學生能在教師指導下完成部分家課(如書寫較多或較有難度的)。學生可在課後完成其他功課如備課、閱讀、搜集資料等,亦有餘暇參加其他有益身心的社群或課外活動,以及有充足的休息和睡眠時間。」 從此可見,教育局已於2015年鼓勵學校應安排學生在上學時段完成功課,亦建議教師即場指導學生來完成功課。回家後,學生可以多參與課外活動及有足夠的時間作息。事實上,香港的小學生每天回家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做家課,還要做到無停手才能趕得到食晚飯。早前的一項國際研究指出,全球46個國家及地區中,香港學生花在做功課的時間是全球第二多,僅次於俄羅斯,超過50%學生每日用超過一小時做功課。在該項研究亦指出,香港學生的學習動機、自信力、學習興趣及投入度都低,在全球排行尾三。本人認為太多功課是其中一個引致此惡果的原因。 其實學生做功課的意義是甚麼?有人認為是用來鞏固課堂學習需要,有人認為是用來加深孩子對知識的印象。以上兩種說法,本人部分同意。對我而言,「功課」是用來檢視教師自己的教學是否有成效。教師要知道課堂所教的,學生能否吸收得到,透過功課的表現及數據便能得知,並應該將所收集得來的學生數據進行分析,為下一個教節作出適切的跟進。由於,功課的內容應融入教學當中,亦應與教學內容相若。如果功課與教學的內容是沒有關係,功課本身便變得沒有意義,為做功課而比功課,這亦會影響及混亂學生所學的知識,故此功課的內容一定要明確和具針對性。 做功課,不是愈多就愈好。正如着學生抄詞語十次,是否比抄五次會學得更多和更好?學習和運用中文字詞是透過閱讀的方式還是透過機械式的抄寫?學生不懂得計算小數加法,就着他們做多十題或二十題小數加法的運算,這便令學生真正理解和明白? 每個孩子的學習方法是不一樣的,興趣是不同的,為甚麼還要採用既制式化又填鴨式的作業及補充,去鞏固學生的學習,去扼殺他們的其他興趣?到底功課是單純安排給學生去完成,還是要配合學習的過程?教育工作者真的要好好為此思量。 陳奕鑫主任 轉載自:2017-06-02 《信報》專欄:功課的意義


《立場新聞》專欄:教學經驗 VS 教學經歷

每一個職業都有她最主要核心的工作範疇,例如:醫生要盡力為病人治療到痊癒;社工幫助弱勢社群與社會接軌;飛機師為每一位坐在飛機的乘客安全抵達到目的地。教師呢?教師最主要的核心工作是甚麼? 根據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教育專業守則」的2.1.1項指出: 「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對自己有嚴格的要求,凡是可以促進學生身心成長的活動,都應該努力不懈地改進,以滿足社會對專業的期望。」 教育局(當時為教統局)在2003年發表「教師工作表現管理」的文件中指出,教師的專業能力和工作態度,與教學水平和學習效能息息相關。因此教學水平好與壞,學生學習優與劣,教師的專業能力及對工作態度和熱誠是非常重要的兩個因素。 對本人而言專業知識和能力雖然重要,但這都比不上對工作態度的重要。不論是甚麼類型的職業,本人相信僱主對員工工作態度的期望比起專業知識的要求為高。教師最主要的核心工作是教授知識及傳遞正確的價值觀,協助學生掌握學習及生活上的基本能力、技能和習慣。教師會透過不同的教學模式和活動,讓學生進行有意義的學習。 如何是一個有效的教學呢?如何做好教學工作呢?相信每一個教師都有不同的定義和想法,這裡沒有一個既定又全面的答案。 本人舉一例子來分享我對教學的看法。 老師甲在同一個課題,不論學生能力有否參差,都以同一個教學模式教授了五年。 老師甲有五次的教學經歷,只有一年的教學經驗而已。 老師乙在同一個課題,因應學生的能力,以不同的教學模式教授了五年。 老師乙有五次的教學經歷及累積了五年的教學經驗。 老師甲和老師乙的教學模式沒有好與不好之別,但有教學經驗和教學經歷之差。根據《辭海》所述「經驗」是身歷其事之意。當體驗或觀察某一事或某一事件後所獲得的心得並會應用於後續的事情上。同樣地,根據《辭海》所述「經歷」是猶言經過也,意思是指親身見過、做過或遭遇過的事。 回應上文提及的「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對自己有嚴格的要求,凡是可以促進學生身心成長的活動,都應該努力不懈地改進,以滿足社會對專業的期望。」當中的「努力不懈地改進」是甚麼意思呢?在教師的專業發展上,教學經驗重要抑或是教學經歷重要?在教師對自己的工作態度上,累積自己的教學經歷或是累積自己的教學經驗重要呢? 陳奕鑫主任 轉載自:2017-05-24《立場新聞》專欄:教學經驗 VS 教學經歷


《立場新聞》專欄:功課用來做甚麼?

本人所服務的學校在本年度實行「零」家課政策,「零」家課是指學生在上課時段已經完成老師所安排的功課,不用回家做功課。普遍的家長都歡迎這項政策,他們都認為孩子放學回家,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與孩子進行親子活動。 根據教育局通告第18/2015號「家課與測驗指引─不操不忙 有效學習」文件指出: 「由於全日制教育已全面實施,學校應按校情及學生的需要,儘量在課時內安排時段,讓學生能在教師指導下完成部分家課(如書寫較多或較有難度的)。學生可在課後完成其他功課如備課、閱讀、搜集資料等,亦有餘暇參加其他有益身心的社群或課外活動,以及有充足的休息和睡眠時間。」 從此可見,教育局已於2015年鼓勵學校應安排學生在上學時段完成功課,亦建議教師即場指導學生來完成功課。回家後,學生可以多參與課外活動及有足夠的時間作息。事實上,香港的小學生每天回家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做家課,還要做到無停手才能趕得到食晚飯。早前的一項國際研究指出,全球46個國家及地區中,香港學生花在做功課的時間是全球第二多,僅次於俄羅斯,超過50%學生每日用超過一小時做功課。在該項研究亦指出,香港學生的學習動機、自信力、學習興趣及投入度都低,在全球排行尾三。本人認為太多功課是其中一個引致此惡果的原因。 其實學生做功課的意義是甚麼?有人認為是用來鞏固課堂學習需要,有人認為是用來加深孩子對知識的印象。以上兩種說法,本人部分同意。對我而言,「功課」是用來檢視教師自己的教學是否有成效。教師要知道課堂所教的,學生能否吸收得到,透過功課的表現及數據便能解答(詳情可以參考《明報》專欄:輕鬆做好對的事 )。因此,功課的內容應融入教學當中,亦應與教學內容相約。若果功課與教學的內容是沒有關係,功課本身便變為沒有意義,這更會影響及混亂學生所學的知識,所以功課的內容一定要明確和具針對性。 做功課,不是愈多就愈好。正如着學生抄詞語十次,是否比抄五次會學得更多和更好?學習和運用中文字詞是透過閱讀的方式還是透過機械式的抄寫?學生不懂得計算小數加法,就着他們做多十題或二十題小數加法的運算,這便令學生真正理解和明白? 每個孩子的學習方法是不一樣的,興趣是不同的,為甚麼還要採用既制式化又填鴨式的作業及補充,去鞏固學生的學習,去扼殺他們的其他興趣。到底功課是單純安排給學生去完成,還是要配合學習的過程? 究竟功課用來做甚麼? 陳奕鑫主任   轉載自:2017-05-19《立場新聞》專欄:功課用來做甚麼?


《立場新聞》專欄:這就是制度

轉載:2016-12-22 《立場新聞》這就是制度 由2006年開始,內地婦女來港所生而父母親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兒童出生數字不斷增加,直至2012年年尾特首梁振英先生宣布雙非零配額政策後,總共約有18萬5千名雙非兒童出生。大家從每年六月升小派位後,傳媒報導中得知北區的小學學額尤其緊張,便知道公營小一學位的需求是不斷增加中。 根據教育局所提供的資料,2018/19年度將會是小一入學的高峰期約有66400位適齡兒童可報讀,一年後即2019/20年度將單年最少下跌8800人。以小學25人一班推算,短短一年會減少352班,影響約500-600個小學教師的職位。不用分析和推斷都知道小學教職將會在2019年後進入冰河時期,情況可能還比2003年沙士時更為恐怖和嚴峻。 本人「幸運地」在十多年前經歷過大型縮班和殺校潮、親歷過減薪停薪,亦見証過政府以提早退休的政策俗稱「肥雞餐」來解決小學超額教師的問題。2018年,小學的校長及辦學團體都同樣會面對縮班的問題(當然傳統的名校不用面對這個問題),究竟會用怎樣的方法或方式來解決呢? 根據十多年的經驗,很多時校方都會以「遲來先走」的形式來處理縮班及超額教師的問題,「遲來先走」源於1975年,由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與教育司署(現稱為教育局),經商討所訂立一套處理超額教師的安排政策。目的是妥善安排縮班超額教師調校,保障其不致因而失業。當時的廉政公署亦同意進行這個「遲來先走」的原則是從防止貪污的角度出發。廉署認為假如沒有這個原則,縮班學校只由主管人員(校董會、校監或校長)來裁定誰是超額教師而須調校,這樣,可能單憑個人的愛惡,更可能引致賄賂的貪污行為。為了杜絕貪污,當時廉署極力主張必須確立「遲來先走」原則。因為有了這個原則,這麼多年來,在安排縮班超額教師調校中,未有發生過貪污的投訴。 本人同意當時的想法亦理解七十年代的社會情況,不過更好更完善的制度和政策都有可能落後於現實的社會(例如:香港的版權條例,已落後於世界各地,亦沒有與時並進的修訂)。早於2004年申訴專員公署已說明「遲來先走」措施來甄選超額教師的做法並不合理。當時申訴專員戴婉瑩指,一些表現較出色的年輕教師可能流失﹕「『遲來先走』被形容是『權宜做法』,但並不妥當。大部分留下教師應是好教師,但部分教師未必因資歷好而留下,學生或會受害……能者當之較恰當。」 本文撰寫的目的並不是評論「遲來先走」的利與弊,反之想提出引點讓大家思考。兩年後,學界又要再面對縮班問題和安排超額教師,究竟到時會怎麼樣呢?   陳奕鑫 浸信會天虹小學課程統籌主任


《立場新聞》專欄:馬後炮的家長日

轉載自:2016-11-3 《立場新聞》馬後炮的家長日 大家有沒有每年到醫院或診所為自己做身體檢查?為何要定期做身體檢查呢?在現今的社會,健康問題以慢性病居多,而這些疾病初期都沒有明顯徵狀,當徵狀出現時大多已經很嚴重了。只有定期作健康檢查,才能在患病初期發現問題,及早作出適當治療和跟進。預防是對付疾病的最佳做法,相信大家都明白及同意的。 學校每年都會定期舉行家長日,透過面談和派發成績表,檢討學生在學習上的得與失。這種行之已久的模式和制度,在香港大多數的小學仍然進行中。驗身報告和成績表(報告)的功能有沒有分別呢? 浸信會天虹小學在2016年度開始,將家長日安排在考試前進行,而不是考試後才接見家長派成績表。 學校會將學生平日課堂及課業上的表現所收集得來的數據,套用在各學習範疇,追縱學生在不同課題的學習表現,讓老師、家長及學生在每一天課後(考試前)檢視強弱項,對症下藥來補足,希望能在考試之前解決問題。這種做法與每年定期做驗身的道理一樣。家長日應該是告之家長及學生在考試前應該留意和跟進的事宜,而不是結果已定派發一張成績表告之學生的弱項。成績表只是一份結果,告訴學生有甚麼不足未學好,但學生分數已成定局,當想補救時亦來得太遲了。 若你是家長,你想在考試前先了解子女的不足,亡羊補牢?抑或在考試後才得知結果來幫助子女呢?你,心中一定有一個答案的。 預防是對付問題的最佳做法,不論是對付疾病、是學業甚至是管理一個國家和地區,道理都是一樣。 陳奕鑫


《立場新聞》分享:毋忘初衷的櫃底計劃書

《鏗鏘集》截圖;作者提供圖片 轉載:2016-10-31 《立場新聞》毋忘初衷的櫃底計劃書 2012年的一個晚上,滿心歡喜完成了一份20多頁紙的計劃書,計劃書畫了很多虛構圖表和影像,用了很多分析和理論,再加上實行的方案,並結合香港的教育模式。完成後的第二朝早我立即跟太太分享我的想法,她居然第一次讚我,她認為這件事很棒很有意義。於是我向校方(某修會舊校)遞上此計劃,結果答我⋯這個計劃是無可能的,還以增加老師工作量的理由作拒絕,我失望地將它放入櫃底。 往後兩三年裡,我轉了校(某教區學校)並為該校寫了很多不同類型的計劃書,申請了不同基金,不斷在自己的專業範疇發展,無論其他計劃怎樣成功,心中仍記掛那份櫃底的計劃書。 到了2015年二月,機會又來到,我把這份櫃底封塵的計劃書再次拿出來並把它重新修訂,向這間學校方遞上,結果連一個提問,讓我論說的機會都沒有而拒絕了,我再次失望地把這份計劃書放入櫃底的最深處。當時,我懷疑自己是否做錯,是否寫得不夠完善,是否我的想法出現了甚麼問題,失眠了很多很多個晚上。 再過了兩個月,我不甘心。我膽粗粗把這份被人認為是沒意思和無謂的計劃書交比一個人。那個人竟然珍而重之地閱讀,並放在他桌面的當眼處,那個人告訴我,他接下計劃書的幾天日日都在看,他告訴我想將之實現,於是我轉了校。 經過一年在天虹小學的預備和推行,當我在上兩個星期的「副校長課程」中向友校的副校長們,分享我的概念、想法和現在推行的情況時,他們都很感興趣和讚賞。 這個櫃底的計劃書名叫「如何運用大數據及每日學習數據促進學生學習、促進教師教學效能。」 感謝浸信會天虹小學朱子穎校長的支持,更感激港台楊月芬導演認為我的想法是可行的,並為此櫃底計劃書進行拍攝將之播出。 今天鏗鏘集節目出街了,感動了,無悔了,我的夢,成真了!即使大家看後仍然認為是不可能或覺得這很荒謬,一切都不重要了!起碼現在有人願意陪我一齊顛一齊做一齊試;起碼我對得住這份櫃底的計劃書了;起碼我不再讓它沉睡到櫃底了。起碼⋯⋯我的夢成真了⋯⋯   陳奕鑫_浸信會天虹小學課程統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