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報導

《星島日報》樂善好思:積極進取的辦學思維

很少寫本地的學校,一來要避瓜田李下之嫌,二來香港的學校大都很類似,只有校舍面積大小、硬件設備貴廉、學生成績高低之別,但在宏觀和專業的辦學思維和教學策略上,並沒有多大的特別和驚喜。因此也就沒甚麼值得特別撰文一寫的需要。 這次終於還是要寫一寫浸信會天虹小學。這所曾因收生不足而要縮班甚至幾乎要被殺校的屋邨津貼小學,近年在朱子穎校長的領導和管理下,很快就建立Happy School的聲譽,現在每天都有想為子女轉校的家長來叩門,可說門庭若市,一位難求。 天虹小學特別的教學室和建築物是走進校園就可以看得見的,小小的校園,每個空間都善用了。這裏建一個室,那裏置一間房,這裏放個組合大箱,那裏搭個竹棚樹屋。明年還將有一所戲院會出現在校園的一 角。 這些都是能讓家長一見就嘩嘩聲的東西。不過,為甚麼一所屋邨津小會有這些讓那群從名牌津小轉校而來的家長也嘩嘩聲的事物呢?這個用眼睛看不見的問題才是關鍵,才是天虹小學更大的價值所在。 反覆提及天虹小學只是一所屋邨津小,是為了強調它的資源不會比其他津校多,甚至還更少(比如校園空間資源難比千禧校舍)。現在很多津校都在抱怨資源比直資少,這當然是事實,但已成現實,與其抱怨,不如反問自己是否有用盡已有空間去盡力爭取可爭取的資源?還是一邊抱怨資源不足,一邊任由其不足下去,而自己毫無作為呢? 天虹的價值在於管理層(也可直接說是校長)創新進取的辦校思維。用盡所有的資源為學生帶來更多的學習資源,盡用所有的空間為學生創造更大的發展空間。然後產生良性循環,就可以源源不絕地為學生持續創造更多的學習資源和發展空間。津貼小學又如何?基層學校又怎樣? 沒有積極進取的辦學思維,直資學校又如何,官津名校又怎樣? 電郵:changenchance@gmaiI.com 作者為「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創辦人、「賽馬會創新教育工作室」總幹事。 轉載自:2017-07-13《星島日報》樂善好思:積極進取的辦學思維


《巴士的報》報導本校 28個夢想的誕生 天虹孩子不一樣的學習體驗

今天問自己一個問題:「小時候的夢想,今天達成了嗎?」很多人小時候都會有自己的夢想,想成為老師、警察、消防員或歌星。「夢想」二字說起來總是動聽,但有多少人真的會把夢想實行?浸信會天虹小學370多位夢想家,花了一整年的時間圓夢,到底成果如何?他們學會了什麼?   28組小朋友花了一年時間追夢   浸信會天虹小學參加了全新的社會創新項目「啟夢者」計劃,透過提高公眾關注,讓有心人學同學分享物資和經驗,為社區帶來改變。經過一整年的努力,終於來到成果檢視的一天,這天他們在學校舉行「Dreamstarter Fair 成果展」,各自經營自己的攤位,向大眾展示成品。   小朋友們各自經營自己的夢想攤位,隨便選一個來問,他們都可以完整地作介紹   學校位於黃大仙區,這是全港長者人口比例最高的社區,於是同學們從生活出發,嘗試幫助長者。他們想出設計太陽能買餸車、「開心輪椅」、製作流動藝術車,到社區表演為長者解悶、組織健步運動,鼓勵「老友記」多走路強健體魄等等。有想法、會反思、幫社區,這都是學校應該教予學生的技能,知識可以改變命運,但態度和創意卻決定一切。   同學發明太陽能買餸車,希望幫助長者 另一組同學則希望鼓勵長者多行路   看著他們從開始只是單純的一個想法,到最後竟然完成了28個夢想計劃,創辦人黃岳永坦言十分感動。「好像自己的夢想成真一樣,沒有想過過程會有那麼多公司幫忙,真的實現了共享經濟的願景。我們總是太容易『say no』,計劃讓學生學會『why not』,有想法就要去實行,即使最後可行性不足,過程也是學習的一種。」   「啟夢者」計劃的創辦人黃岳永與小朋友們打成一片   最近人工智能Alphago程式屢次「完勝」人類,不禁引發思考,到底人類會否在不久的將來被電腦打敗?蘋果行政總裁庫克早前在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典禮致詞,他說不擔心將來「電腦」會像人類一樣懂得思考,反而害怕人類會以機器的模式思考,缺乏同理心。黃岳永認為,將來的小朋友並不是要與機器比賽,而是在機器、科技、技術的協助下向前看。「啟夢者」計劃正正就是同理心教育,讓小朋友走到社區,親身感受,關心社會,嘗試解決生活上的問題。   救世軍林拔中紀念學校的勞耀基校長(右二) 透露,來年將會加入「啟夢者」計劃   救世軍林拔中紀念學校已經收到確認信,正式成為下學年「啟夢者」的一分子,校長勞耀基認為計劃可大大提升小朋友的學習動機。「其實學習不只是靠書本,學業成績也不代表一切。同學們不論成績好與壞,在計劃中都能學到很多東西,例如解難和群體合作的能力,將小朋友的潛質同信心發揮出來,同時可以擴闊他們的眼界。」   勞校長透露,計劃初期會安排兩級學生試行,一星期中只會有兩個下午進行「啟夢」活動,他笑言自己心口掛了個「勇」字,勇於嘗試新計劃,希望能讓學生有更多得著。「我們學校的校情與天虹小學不同,也會擔心將課程改動或會影響整體成績,但我們很願意嘗試,大膽地改變課程編排,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成功。」   有些同學們獲品牌贊助「3D搽麵包機」,成功完夢 有組別學習沖咖啡和拉花   創辦人黃岳永亦言,計劃在黃大仙開始,希望能逐步擴展至全香港。「我們希望在天虹小學繼續將計劃做得更深入,同時會擴闊至其他地區,例如東涌、北區等。」他透露,來年會有四至五間學校加入,可將計劃發大四、五倍,為更多香港學生開啟夢想之旅。   28個學習成果,記載著每一個天虹孩子的夢想,以及他們這一年以來汗水與付出的努力。從第一日在數碼港匯報天馬行空的夢想意念,到現在向公眾展示成果,他們學到更多,走得更遠,而且飛得更高。   期待天虹孩子未年新的夢想 轉載自:2017-07-16 《巴士的報》 28個夢想的誕生 天虹孩子不一樣的學習體驗


《香港01》報導本校 一拍打出鬼影變幻球 新興運動旋風球首辦中小學公開賽

旋風球是一種結合網球、棒球和羽毛球運動技巧的新興運動,自去年由台灣引入香港,至今已有超過30 間中小學的學生接受訓練,上星期更舉行全港首屆「香港旋風球公開賽」,有3間中學和2間小學參與。 有「鬼影變幻球」之稱的旋風球,有「上飄」、「側飛」、「急墜」等球路,變化多端,但原來門檻絕對不高,沒有做運動習慣的人也容易上手。當日更有小學生僅僅練了4天就能出賽,奪得中學組亞軍的筲箕灣東官立中學,也只是練習了一個月。 刺激好玩但安全性高 樂善堂梁黃蕙芳紀念學校的小五學生,開初被旋風球的名字吸引,對這項運動十分感興趣,玩過之後都覺得刺激好玩。今次參賽他們只是練習了4天,每天練一個半至兩個小時,雖然屈居亞軍,但表現也相當出色,各隊員都出盡渾身解數。帶隊的葉老師指,旋風球相比起其他運動的身體碰撞較少,受傷機會較低,相對較安全。今次參賽是試驗性質,來年學校都會繼續開辦課程,讓同學繼續訓練球技。 球路多變 重視團體精神 除了安全性,浸信會天虹小學的黃老師認為,旋風球接球時需要溝通清楚前排還是後排接,可以訓練學生的團體合作;而同學們就表示易上手和剛柔並重,是吸引他們玩這項運動的原因。另外,奪得中學組最有價值球員的莊家標同學覺得,旋風球球路多變,接球有挑戰性,發球時又可以控制球旋轉的形態,十分好玩。作為隊長的他,又認為最重要是團體精神,要時刻鼓勵隊友,不要埋怨。 旋風球創始人賴照勳教練應邀首度來港參與表演賽,為大家示範了不少特別的技巧並與學生交流。 旋風球源自於台灣,創辦人賴照勳教練這項運動源自於台灣,去年才正式引入香港。創辦人賴照勳教練開初在美國接觸旋風球的原型-Trac Ball。他看到Trac Ball有潛力,可以做出不訓練和變化,只拿來當玩具有點可惜,所以在2006年將旋風球引入台灣。過程中他研究球拍及球的設計,並編製出標準玩法及比賽規則使之成為運動項目。目前在台灣不同地區、中小學等都成立了旋風球運動的屬會、教育實驗課程、及課後班方式在進行推廣。 精心設計球拍和球 創出多變球路 旋風球拍和旋風球都經賴教練精心設計,助球員打出「鬼影變幻球」。球拍分兩種,都是網形的球拍,以堅固的質料製造,拍面帶有一條凹槽方便接收來球。專業球拍增加了手把防滑,以及球拍頂端用來加強旋風球旋轉的軟膠,賴教練指其作用如棒球投手把球投出去時,手指頭最後會摳一下,讓球旋轉。這設計可強化球手攻擊時的變化球威力,適合比賽球手使用。而基本球拍就沒有頂端的軟膠,適合入門人士。 旋風球的大小與網球相若,比較輕身,它的表面附有像哈蜜瓜表皮上的紋路,配合球拍上的軌道和軌道末端配置的一層軟膠,發出的球就能高速地旋轉,使球員輕易打出飄忽球,創出不一樣的球路。 旋風球比賽場區沒有球網,每邊場區為10×10米,整個比賽場區是由三個正方形組成。 玩法簡單易上手 旋風球比賽包括單人對賽和六人團體賽,單人賽中分別設有兩個龍門置於兩隊的底線,然而團體賽則沒有龍門設置。在旋風球得分方法非常簡單,球員只需要將球擊落至對手場區或龍門裏,便可取得分數。在團體賽中,兩隊球員各佔一區,一攻一守輪替進行比賽,而六位隊員需要如排球賽事般前排3人後排3人並輪流發球。接球後需即時反擊到對方場區,不可多踏一步,更不可以如排球般一傳二傳三傳。若果旋風球接觸到球員身體、越位(後排超越前排)、持球超過5秒、彈球超過3下,一律視為犯規,直接失分。 正常的打球姿勢是左腳踏出,右手持拍,手臂與手肘成90度。發球時先將手肘向前伸,再到手臂,拍面正對前方,軌道對準發球落點方向,然後手腕向前一揮,就能成功發球。接球時持球拍正面迎向前方,使拍面朝向旋風球飛來的方向,待球進入球架,順勢將球沿軌道滑入網底。有一個重要技巧,接球時不要持拍太緊,可稍稍放鬆,使球拍微微後仰,這樣接球效果更佳,否則球很容易反彈撞出。 旋風球總會創會主席彭樂謙(中),帶領香港旋風球教練代表團,在比賽當日跟台灣代表團作表演賽。 台灣的旋風球發展成熟,而香港旋風球總會於去年才成立。旋風球總會創會主席彭樂謙從事學校輔導工作多年,由於深感不少弱勢學生欠缺自信,去年遠赴台灣接受賴教練特訓,把旋風球引入香港,希望藉此把弱勢學生拉到跟其他學生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彭教練已建立香港的教練制度和訓練運動員,希望未來把旋風球發展成社區運動,令更多中、小學生甚至長者可以體驗旋風球的好處。 *有興趣購買旋風球試玩一番的話,可以按此,價錢由$150-$400不等。 轉載自:2017-07-15《香港01》 一拍打出鬼影變幻球 新興運動旋風球首辦中小學公開賽


《親子頭條》報導本校當先進科技走進教育

近年來政府致力推行STEM教學,香港不少小學及中學亦引入STEM教學方式及工具,浸信會天虹小學日前舉辦了「黑科技教師專業分享會」,目的介紹時下所超越想像的科學或科技的「黑科技」產品,與參與的師生分享並思考科技的教育。 科技改變香港中小學教學模式 科技令生活變得越來越方便,近幾年教學模式亦逐漸打破傳統的紙筆教學:「我校四至六年級學生,上課期間會一人有一部Tablet(平板電腦),方便學生即時做功課、教師又可馬上收集重要數據。」科技前行,令到手機配件可連接各類型電器用品,方便教師教學。浸信會天虹小學近年亦將教學時間調整,實行「下午不上課計劃」讓學生下午可出門學習,於是教師經常帶著學生出外體驗學習,以往可能要回到學校才寫工作紙,但現時只要一部手機,著學生於指定App或網頁上,上傳功課或圖片等等,老師便可即時查看,令教學質素得以提升。 用一張卡紙可以摺出一個可放大140倍的卡紙顯微鏡,一個大概只需一元美金,相較傳統顯微鏡便宜幾倍。 可調換組裝的DNA流動實驗室,讓學生自己動手驗DNA。 科技發展越好成本反而越低? 許多人都覺得STEM教學成本會很高,未必所有學校都願意投入資源,然而,是次分享會分享了多樣最新發明,部份甚至是一些生物科技教育發明,這些發明卻可讓教學成本大幅下降。香港大學物理學哲學博士及理學士吳卓光於分享會上,展示其最新發明,包括一個可放大140倍的卡紙製顯微鏡、可調換組裝的DNA流動實驗室,此兩項發明相較傳統的相關工具成本低出幾倍價錢,吳博士希望此發明可助學生的學習更便利。 各校老師於分享會上,皆指科技的進步令他們的教學變得方便。 將STEM化為解決問題的能力 執垃圾機械人、製作樹屋…這些發明通通由學生與老師共同概念與製作,對於STEM,浸信會天虹小學朱校長就認為那是一種解決問題的能力:「如果要推行STEM,教師與學生就需要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朱校長認為科技只是輔助學生的工具,校內各式各樣的發明,皆由學生與教師一同自發去設計與解決難題:「校內所有STEM作品,都由學生自學或是主動聯絡相關機構前來教他們製作,例如校外那間樹屋,就是學生自己傳送電郵到一間建築公司尋求協助,在多次請求下,該間公司真的派人來校教他搭建樹屋。」小孩子人微言輕,若是由校方去聯絡,自然可輕易達成,但孩子無法體會到這種難得的經驗,朱校長認為這才是STEM教育的關鍵之一。 這是一個時代的變遷,朱校長認為現時科技正在變化中,亦已超越想象:「28歲的香港青年是主要的勞動人口,但現時社會競爭大,即使成績好將來亦未必找到工作,因此技能就相對重要。 轉載自:2017-07-12《親子頭條》當先進科技走進教育


《Presslogic》報導本校 小學雞初嘗創業滋味,「殺校」小學推愉快學習成功翻生

「我們小朋友的特色就是:走、大聲,這間學校就是這樣!」天虹小學創新及科研主任程志祥道。 早年曾經收生不足而瀕臨「殺校」邊緣的浸信會天虹小學,近年因引入「愉快學習」理念而漸受矚目,學校在過去一年實行「DreamStarter啟夢者計劃」,鼓勵學生「敢想敢做」,初嘗創業滋味。促成計劃的關鍵人物程主任表示:「希望一班小朋友在六年的小學生涯當中,能夠擁有不一樣的學習經歷。」 Photo by BusinessFocus 在「DreamStarter啟夢者計劃」的成果展當日,學生向外界展示過去一年實踐出來的夢想:校園樹屋、智能餵貓機,甚至還有專門清理海洋垃圾的水母機械人。「推行這個計劃,就是希望小朋友能思考他們想做的事情,然後親自實踐。」 Photo by BusinessFocus 親手製作環保電能車 其中一組學生留意到香港空氣污染情況日益嚴重,於是花三個月時間,製作出一部有監測空氣功能的環保電能車。「車上的空氣測試板可以採集空氣樣本,然後通過儀器傳上雲端,分析空氣數據。」該組同學細心介紹。 而電能車的外殻更是由廢物製成,變廢為寶,非常環保。「我們從垃圾堆中收集了一些木材,經過老師和十三位同學的清洗和加工,最終製成了這部車。」 整個計劃最讓程主任感動的是,這班小朋友年紀輕輕,卻能設身處地為他人設想。「除了一些改善環境的作品外,有不少組別的成品與銀髮(長者)有關係,原來這班小朋友能夠觀察到社會很多人的需要,著眼點並非只有自己。」 Photo by BusinessFocus 推愉快學習非易事 「老師和學生構思出來的夢想,其實要跟我和校長『賣橋』,不少想法都被我們否決了,哈哈!」程主任坦言,推行愉快學習絕不輕鬆,「我們一直以來依書直說,現在卻沒有課本依從,各位老師都是由無到有去創造一件事出來。眼見老師在這個全新的教學體驗中非常投入,我亦非常感動。」 Photo by BusinessFocus 春風化雨,不過如此。亦正如校長朱子穎在開幕禮中所言:「教育是觸動人心的過程。」 程主任當初決意排除萬難推行這個計劃,為的只是小朋友能擁有不一樣的學習經歷。 「透過親自砌一部電能車出來,讓小朋友了解汽車的結構、清潔能源的概念,將知識在他們心中種得更為牢固。而最重要的是,他們在發揮創意的同時,也能回饋社會。」 Photo by BusinessFocus 「我們小朋友的特色就是:走、大聲,這間學校就是這樣!」 在「贏在起跑線上」、「贏在射精前」的社會氛圍下,學校、家長將沉重的負擔壓在小孩子的肩膊上,令他們失去童年本應享受的快樂無憂。在成果展當日,看見一眾學生自豪地介紹親自製作的「創業成果」,臉上掛著的笑靨,不禁讓人心想:這就是小孩應有的快樂。 Photo by BusinessFocus 轉載自:2017-07-14《Presslogic》 小學雞初嘗創業滋味,「殺校」小學推愉快學習成功翻生


《明報》報導 天虹小學棄傳統暑期習作 學生發揮創意分享「我的……」

學生放暑假去玩不是必然的事,不少學生仍須完成暑期習作,浸信會天虹小學學生卻是例外。該校去年起棄掉傳統暑期習作,只為學生愉快暑假,學生9月回校時,只需發揮創意以「我的……」為題與同學分享所思所想則可。 經歷一個學年努力學習,小學生當然希望放暑假能稍作休息。校長朱子穎接受訪問時表示,傳統暑期習作綜合學生過去一年所學的項目,學生不能透過習作學習新知識,「習作是零學習作用、唔work」,同時,按朱校長的經驗,暑期習作其實衍生很多問題,例如家庭為習作吵起來,學生又忙到無時間休息。 有見及此,浸信會天虹小學自去年起,棄掉暑期習作,「去年學生只須9月回校分享暑期所見所聞即可」。朱校長說,分享可以有無限種形式,由寫作、畫畫,以至instagram帖文、Youtube拍片等,一樣可以協助學生發揮創意。 至於今年暑假,該校延續「無暑期習作」政策,配合該校本學年「夢想」的主題,學生須以「我的……」為題,由自身出發與同學分享所思所想,朱校長形容這是「有意義的學習」,「讓學生有足夠休息外,希望他們趁暑期發揮創意」。 對於有家長仍認為「暑期要做習作」的觀念,朱校長認為新一代家長鮮抱這態度,「現今的家長都是80後、90後,不一定贊同操練文化」,他相信未來5年愈來愈多學校將捨棄操練。 轉載自:2017-07-13《明報》天虹小學棄傳統暑期習作 學生發揮創意分享「我的……」


《灼見名家》報導本校 運算思維教育助未來主人翁領先科技時代

江紹祥教授及其團隊與參與計劃的小學生合影,分享活用運算思維,設計產品的喜悅。 在人人機不離手的時代裏,電子裝置已經成為都市人的必需品,而背後的程式編寫員更是功不可沒。程式編寫聽來複雜,但有一群小學生卻無懼面對陌生的電腦語言,一年下來已經掌握程式編寫的技巧,並能針對生活中的需要設計不同的作品,解決難題。 小導師發揮大潛能 香港教育大學(教大)編程教育部日前舉辦傳媒工作坊,數名來自慈幼學校和浸信會天虹小學的小學生教授記者編寫手機程式的技巧。在iSTEM Ed Association 程志祥副主席的講解下,幾名小學生從設計外觀到加入音檔,再到最複雜的程式編寫,一步一步細心地教我們這些新手,有的甚至操作得比程老師的講解還快,可見過去一年來的培訓已經讓他們對程式編寫瞭如指掌。 小導師除了指導記者們完成「My Piano」手機程式外,還展示了他們的設計成果。兩名來自慈幼學校的學生剛開始對機械、編程知識毫無頭緒,在老師的指導下運用科學知識,製作智能四驅車,搭建四驅車賽道進行測試。「我們在放學後測試四驅車在賽道上不同位置的速度,結合數學統計編寫程式,控制車子在不同路段下的車速,然後更在車子上裝上晶片,完成後便能透過手機程式控制四驅車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賽道而不發生意外。」兩名同學更表示:希望重新設計賽道和程式,向高難度挑戰。 慈幼學校的學生正在介紹智能四驅車的設計過程。 另外兩名來自浸信會天虹小學的同學發現學校附近有不少流浪貓,不少好心人都會餵飼流浪貓,但地上的食物稍有不慎就會被汽車輾過,造成清潔問題。有見及此,他們和大澳流浪貓之家合作設計了智能貓屋。小學生們把科技帶進貓屋,在貓屋上安裝了熱能探測器,當溫度超過攝氏20度,貓屋內的風扇就會自動開啟,為屋內的貓降溫。為了解決餵食問題,學生還安裝了超聲波探測器,當偵測到流浪貓走進屋內,裝飼料的罐子就會自動倒出貓糧。介紹的同學說:「罐子倒飼料的角度也是經過反覆調整才成功的,一開始我們把倒飼料的角度設定成180度,結果裏面的飼料全倒出來,滿地都是。調整角度在罐子下面加一個盒子,這樣飼料就會倒在盒子裏,不會把路面弄髒。」經過不斷的改善,他們設計的智能貓屋為學校附近的流浪貓提供定期的飼料供應,讓流浪貓有了棲身的地方。 這個用A4紙箱製成的智能貓屋只是演示的樣本,真正的智能貓屋是利用回收的木板組裝而成,更為環保、堅固。 開發新軟件助小學生掌握編程技巧 說起程式編寫,大家想起的大抵是一堆密密麻麻,看不懂的電腦文字,但筆者當天所用的編寫程式軟件一改程式編寫的繁複,清晰簡單而且容易掌握。教大教學科技中心總監江紹祥教授對我說:「這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開發的軟件,把傳統的電腦文字設計成拼圖般的圖案,用家可直接選取相關功能的方塊加以編輯,如此一來程式編寫就更容易上手了。」雖然程式編寫的過程容易掌握了,但學生的每一件設計仍要花上大量時間進行反覆測試,拿捏準確的數據才能確保設計出來的成品可以順利運作,箇中的科學實驗精神可嘉。 培養解難能力,增加發展的可能性 科技在日常生活中愈趨重要,不少學者都主張從小教授兒童運算思維和電腦編程能力。為了讓學生學習基礎編程概念,從而加強運算思維,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策劃及捐助三所海內外大學,包括香港教育大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以及香港城市大學,共同開展「賽馬會運算思維教育」(CoolThink@JC) 計劃,旨在培養小四至小六學生的的解難能力及創造力。 參與培訓的小學生表示,體驗運算思維教育後,在生活上遇到困難也會運用所學的概念,例如If-then等概念思考解決方法。 背後的重要推手江教授希望學生能學以致用,加強解難和克服逆境的能力,他說:「現今社會科技發達,編程或成將來必須的基礎能力,希望透過運算思維教育,培養小朋友在語文能力外的另一種技能。小朋友透過從生活中發現難題到解決問題的過程,培養解難能力,增加小朋友將來發展的可能性。教大更為應屆畢業生提供39小時的培訓,增加畢業生的競爭力,同時為編程教育增添人力資源。」 轉載自:2017-07-13《灼見名家》運算思維教育助未來主人翁領先科技時代


《蘋果日報》報導本校 小學愉快學習 76%人獲首志願

推出愉快學習措施、改革課程後收生人數攀升的浸信會天虹小學,派位結果並不遜色。校長朱子穎表示小學有76%同學獲派首志願,獲派學校包括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鄭榮之中學及可立中學。 學生不捨母校 天虹小學曾經面臨殺校危機,校長朱子穎表示,香港「沒有band1嘅學校,只有band1嘅學生」,升中派位成績理想與否,未必靠學校本身的名氣。 學生蔡嘉軒知悉獲派首志願可立中學後笑得開懷,他形容在天虹小學讀書是開心的事,因為能夠與大班同學一起玩耍,而且功課壓力不大,「每日只用半個鐘做功課」,有時間參與不同活動,例如籃球、乒乓球和羽毛球等。嘉軒表示對小學感到不捨,畢業後亦會回來探望老師。 獲派往第二志願、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鄭榮之中學的陳國豪,對派位結果感到滿意。國豪表示,哥哥同樣就讀上述中學,所以不會感到失望,暫時仍未想到如何慶祝。國豪說,就讀其他學校的朋友經常都要花很多時間做功課,相反他在天虹小學讀書不覺辛苦。問到對中學生活的期望,國豪笑言「唔考第尾就得喇」。 校長朱子穎寄語各位同學升中之後要努力學習,但也不忘呼籲畢業同學,把校服洗乾淨後捐給學校,幫助基層師弟師妹。 ■天虹小學強調愉快學習,小六生陳國豪(左)和蔡嘉軒(右)都表示功課壓力不大。 轉載自:2017-07-12《蘋果日報》小學愉快學習 76%人獲首志願


《 Oh!爸媽》報導本校 資優生棄傳統學校 跳級入天虹愛上寫APPS

小朋友扭計不願上學未必一定是懶,資優生何俊希正是一例。他於去年轉校,跳級入讀浸信會天虹小學,並在學校接觸編寫手機應用程式,編出興趣與目標,重新燃起學習熱誠;月前他更和同學仔設計出智能流浪貓屋,以科技解決社區問題,實行活學活用。 重複又重複的課程 香港近年不少學校都力求創新,然而並非每一所學校都有這樣的空間和決心。明年升小六的俊希,幼稚園時已經被評估為資優生。媽媽Ivy希望兒子可以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學習,因此選讀一所地區學校。怎料事與願遺,兒子愈讀愈不開心,最後更哭着不願上學校。 生仔又怎會不知仔心肝?「有些東西他一點即明,但例如學時鐘,學校英文教一次,數學教一次,連普通話都要重複一次,如果遇着有同學仔不明白,又要再教,所以他會覺得好悶。」不過最令Ivy和俊希灰心的,是學校的方向,「可能正正因為學校中游,好催谷小朋友,老師壓力好大,有個別老師試過用粗俗說話來鬧學生,不能接受。」Ivy承認,能夠轉校屬幸運,「操卷和抄寫都不是真正的教育,只是好多人都未必有機會轉校。」 編出學習興趣與目標 俊希去年升讀小四後,有機會參加浸信會天虹小學的入學試,五年級的題目他統統會做,獲校長取錄直接讀小五。如今不再是輕輕鬆鬆取佳績,但俊希直言好開心,「起碼有挑戰性!」他又提到以前學校不容許學生跑,現在則跑得好暢快。 天虹小學為「賽馬會運算思維教育」計劃,32間先導小學的其中一間。計劃由香港教育大學,聯同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及香港城市大學策動,並得到賽馬會的捐助。參與學校的高小學生,每年會上14小時的課程學習編寫手機程式。俊希愛上寫APPS,在課餘時間,亦參加了學校的額外課程。他坦言,初接觸寫APPS時比想像中困難,但好快上手。他更在過去數個月,與同學製作了智能流浪貓屋,為學校附近的流浪貓,帶來糧食及可以棲身的小窩。 ▲俊希的同學蔡東賢(左)及姚卓奇(右)利用模型,示範熱能感量提供貓糧的情況,表示日後會加入手機遙控功能。 俊希希望能夠加入推出遊戲Minecraft的公司Mojang工作,現時平日會寫遊戲給媽媽玩,當中就試過加入自己的聲音,又會因應媽媽的意見調節難度,氹得媽媽好開心。Ivy指,「最大得着是見到他邏輯思維比之前更強,好勇於解難。」不過作為媽媽的心願其實更簡單,「現在他每天好開心地上學,我已經好滿足!」 運算思維教育為未來作好準備 上述計劃推手、香港教育大學數學與資訊科技學系教授江紹祥指出,計劃為期4年,有完整教材及配套,在國際間屬少有,推行一年效果理想。不少學生在14小時課程後,已經可以擁有自己的發明,「設計不只局限於手機之內,更會融合到不同實物之中,應用到生活層面。」慈幼學校亦屬上述計劃的先導小學之一,學生其中一個項目就是改裝四驅車,並編寫程式控制車速。有份設計的小五生陳健諾表示,「如果車速太快,轉彎時就會飛出賽道。」學生需要不斷的測試和調整,找出不同變速組合,讓四驅車能以最快速度完成賽事。過程中活用運算思維的「if… then… (如果… 就… )」概念,相當考邏輯,不只玩車咁簡單。 江教授認為,未來各界都需要相關人才與技能,希望為香港小朋友打下良好基礎。他又提到,本港推行運算思維教育最大難題,是要有足夠的老師具相關知識及經驗,計劃本身有為約100名教育工作者提供培訓。教大亦為即將於9月投身教育界的600多名學生,提供了39小時的相關訓練,期望為中、小學提供有利條件,進一步推行運算思維教育。 ▲慈幼學校的陳健諾(左)及李政諺(右)表示,將會設計更複雜的跑道。 ▲計劃自今年九月起為,本港小四至小六的學生提供編程課程,已有超過4,300名小學生接受過培訓。前排左二為江紹祥教授。 轉載自:2017-07-12《 Oh!爸媽》資優生棄傳統學校 跳級入天虹愛上寫APPS


《蘋果日報》報導本校 險被殺校到爭氣達標 校長:派位好未必靠學校名氣

升中派位結果今日出爐,曾面臨殺校危機後推快樂學習令收生人數攀升的浸信會天虹小學,有學生獲知結果後高興得笑不攏嘴,亦有學生顯得失落,憂心忡忡地向老師求助。校長朱子穎表示,學校有76%同學獲派首志願,與全港百分比一樣,「叫做打返個和」, 獲派學校包括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鄭榮之中學及可立中學。朱形容「沒有Band1嘅學校,只有Band1嘅學生」,升中派位成績好否未必靠學校本身的名氣。 獲派往可立中學的蔡嘉軒表示能夠進入第一志願中學十分驚訝,形容在天虹小學讀書是開心的事,因為能夠與大班同學一起玩耍,而且功課壓力不大,「每日用半個鍾做功課」,有時間參與不同活動,例如籃球、羽毛球等。他稱對小學感到不捨,畢業後亦會回來探望老師。 獲派往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鄭榮之中學的陳國豪坦言,此中學為他的第二志願,但仍對結果感到滿意。他指出哥哥同樣就讀上述中學,所以不會感到失望,暫時仍未想到如何慶祝。他指出就讀其他學校的朋友經常都要花很多時間做功課,相反他在天虹讀書不覺辛苦。問到對中學生活的期望,他笑言「唔考第尾就得喇」。 轉載自:2017-07-11《蘋果日報》險被殺校到爭氣達標 校長:派位好未必靠學校名氣